来自 财经 2016-12-26 18:45 的文章

v 夜轻染见李芸痛快地答应

 夜轻染见李芸痛快地答应,心里开心,拉着她很快就走到马前。上下打量了她的马一眼,见那马知道主人来,立即转过来,露出欢喜又委屈的神色,他强忍着笑道:“果然是月妹妹的风范,这马也太……”见李芸挑眉看向他,立即将可怜两个字吞了回去,转了话道:“这马能被你选中,当真骄傲的很。”
 
    李芸抬眼望天,这人睁着眼睛说瞎话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。
 
    “我可是听说了月妹妹马上功夫好的很,要不要比比马技?”夜轻染走到自己马前,解了马缰,一个利落地翻身上马,动作行云流水,煞是好看。他端坐在马上,看着李芸,神采飞扬。
 
    “有何不可?”李芸想着幸好她不是窝囊废。以前太忙的时候排解压力的最好办法就是会玩。什么飙车,赛马,登山,跳水,跳伞……所玩不可枚举。骑马她自然得心应手。
 

  • 上一篇:天山上还住着另一个姑娘
  • 下一篇:十年前,如今没有了